_第2章(1/2)

加入书签

  一路拍了不少片子。相对于上海的奢靡、国际化,我更喜欢无锡等中小型城市的风貌,内敛、别致。

  城市间的快速转变让我不太适应,这里跟欧洲不同,欧洲那么大,那么多国家,城市间的切换也比不上一个中国的行走,当然,我只走了二十分之一都不到。可是现在,我人在北京,站在我暂时的家门外,猛然的切换让我极其不适应。我不想进门,很不想。

  早春的院落依旧萧条,没有丝毫春的气息。颓败,还是颓败。

  隐约而来的音乐飘进了耳膜,我知道,武晔在拉琴。

  深呼吸的瞬间,我忽然想到了我妈。

  我在乌镇的时候,她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参加婚礼,我婉拒,因为没时间,工作的行程很满。

  听得出她有点儿失落,我只是安慰了几句祝她幸福。

  我离开美国之前,我妈就说了,她考虑再婚。我想了想,这该是她第三次婚姻了,对此我不置可否。她有她的生活方式,她的交际圈子,她看上谁都可以,只要不再离婚就对了。

  我妈今年四十四,当然,对媒体,她说她三十八==依旧很有风韵。

  这次她的婚礼果然又闹得铺天盖地,但愿不要再以悲剧告终。

  我有时候觉得,如果我一直被那些谜团纠缠,那么身陷谜团,并且知道的一清二楚的我妈,更痛苦。

  记得一本书上说:女人比男人更坚强。那么,妈,你的肩膀都扛下了些什么呢?

  我能感觉到,我妈回避这个事情,是为了保护我。她一直希望我活得随性自由。但我不能。如果一个人连出生都是一团迷雾,那还谈何走过人生走过迷雾呢?

  我犯病的时候,妈总是抱着我。

  她从不哭泣,只有那刻痛哭流涕。

  她拦不住我,眼睁睁的看着我疼的往墙上撞,她制不服我,经常深夜打电话叫她的保安来将我死死的按到床上,注射镇静剂。

  每次我失去意识之前,看到的,都是她面如死灰的脸。眼睛肿着,头发散乱着,睡衣零落。

  医生拿我没办法,片子照了数张,什么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