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一念受伤(1/2)

加入书签

  这些刺客一看就是有备而来,身手不俗,招招狠历,不留余地,可惜幕后之人显然没有料到,跟在梁澄身边的人,武功竟然如此之高。````

  一念虽然蜚声禅林,但在江湖上,众人每每提及他,多是说此人乃无渡大般若关门弟子,武林中自来不乏比武切磋论资排辈,一念却很少参加这样的盛会,因此江湖中人对他的身手并不很了解,但是作为无渡大般若这等宗师级别的亲传弟子,以及他五岁便言下顿悟的传言,哪敢有人小觑一念的实力。

  不过为了行事方便,一念出门在外时,一直都以寻常江湖侠士的形象示人,外人只当他是梁澄云游时认识的剑客,并未和一念大师联系起来。

  不过即便一念功力高深,对方到底人多势众,见一念武力高强,顿时有七人一拥而上缠住一念,另外三人则攻向梁澄,所幸梁澄内力有所提高,身手经过一念的调教,眼下也能勉力抵抗,只是时间一久,便有些力不从心。

  正当梁澄刺中其中一人的腹部时,背后忽然传来破空之声,梁澄当即扭身避开,反手隔开一人攻击,视线扫过四周,只见树影后闪过寒光,瞬息又射出数道暗器,原来幕后之人不只来了明枪,还备了暗箭!

  两人心有灵犀,足尖一点,飞向半空,一枚飞镖射来,梁澄再次提气,踩住飞镖一端,借力往前掠去,顺势回身提剑横扫,将几道暗器震落在地,而一念更是了得,袍袖如风,推波掀浪,直接将一排射向他的寒针扫了回去,树影里顿时发出几声闷哼。

  见梁澄和一念移到空旷处,藏在暗处的刺客不得纷纷现身,攻了过来,其中一人五指成爪,叩向梁澄喉间,梁澄折腰后退,对方则欺身而上,动作快如鬼魅,梁澄分明看清了对手的招式走向,身体却无法跟上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人冒着寒光的五指袭向他的要害之处。

  千钧一发之间,右侧飞来一剑,带着雷霆之势,插入刺客腰间,梁澄趁机一脚将人踢开,转头望去,就见一念肩膀被人一剑刺中,顿时心神俱骇,飞身上前,劈开面前一人,扶住一念。

  “师兄!”

  一念沉声:“无事,不可分心。”

  梁澄咬牙,剑花翻转,继续与人缠斗,一念肩部受伤,招式不见凝滞,反而愈加凌冽,顷刻间,只余两名刺客,被他们砍伤手脚,倒在地上,梁澄正要卸掉他们的下巴,对方就已经咬破舌底毒囊,自尽而亡。

  手法如此干脆利落,一看就是多年培养的死士,梁澄面色不由沉郁,挑开刺客的武器,刀柄上绘着一只踏火朱雀,竟是蒋家家徽。

  安国公蒋家,正是二皇子的外家。

  一念问道:“你觉得是二皇子吗?”

  梁澄摇头,道:“不一定,二皇子不会犯这样浅露的错误,凭白叫人捉了把柄,只是,世族家徽多用奇材刻制,外人模仿不得,这刀上的花纹的确不是假的……不过,也有可能是因为二皇子抱着一击必中的目的,所以不曾改换普通刀具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幕后之人一定与展家一案有关。”

  梁澄摇摇头,不再细想,抬手扶住一念,心疼道:“师兄,我们还是先回去疗伤吧。”

  那刺客并未刺中要害,但是流血颇多,因此伤势看着严重,其实只是皮外伤,不过一念对梁澄主动而来的关怀自然不会推拒,于是顺势倚在梁澄身上,虚弱道:“我没事,师弟你别担心,这里离我那处温泉别庄更近,我们还是先去别庄吧,而且现在回去,不知会不会有人埋伏。”

  这样故作坚强的模样,叫梁澄怜惜之情大起,他揽住一念的肩膀,道:“还是师兄想得周到,师兄,你还能走吗,要不我抱你?”

  虽然是在询问,但是不等一念开口,梁澄就已弯身,将一念打横抱在怀里,末了还低头温柔笑道:“师兄,你抓稳了。”

  一念:“……”感觉现在说不用了有点来不及。

  他们骑的马早就被惊走了,梁澄运足轻功,不到一刻到了一念所说的温泉别庄。

  别庄就叫温泉山庄,十分的简单粗暴,落在青屏山半山腰上,青屏山山势偏稳,芳树青青,林光澹澹,还有大大小小数十个温泉,引得达官贵人趋之若鹜,于此建庄。

  甘州是这温泉山庄的管事,当年就要被难民煮了分吃的时候,被一念救下,进了不世阁,识字习武,一手算术无人能敌,年纪轻轻便被重用,名义上是这温泉庄子的管事,其实还管着东都里各项产业的进出结算。

  因为他是在甘州被一念捡到的,于是干脆舍了原名,直接改叫甘州。

  一念于他,就是自己的再造父母,敬佩崇慕到骨子里,在甘州眼里,阁主神姿高彻,行踪飘忽,那是真正的方外高人,非凡俗之物,可是现下,他竟然看到阁主竟然被人抱在怀里,还一副娇弱的模样!

  虽然心中的震惊犹如山崩石裂,但是甘州并不敢表露分毫,引着梁澄往屋里走去,又折身去取药箱,结果刚踏进屏门里,就见他家阁主香肩半露,倚在他身后的清俊男子怀中,修长的剑眉微微蹙起,胜似西子病弱,脆弱得惹人怜惜……啊呸!他怎么能觉得向来威仪棣棣不怒而威的阁主弱柳扶风娇弱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