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(1/2)

加入书签

  身上的常服早被一念撕碎,根本无法再穿,梁澄无法,只好赤着身体抱起一念,甫一起身,便感到腰间一酸,他皱了皱眉,轻呼一口气,慢慢直起腰来,强迫自己不去在意顺着腿根往下滑去的粘液,一步步往内室走去。

  一念闭着双眼,根根分明的眼睫在脸上打下一道阴影,长眉舒展,唇角微勾,一派餍足安然的模样,梁澄将他放在床榻上,刚要起身去那间罩衣,一念忽然睁开眼睛,梁澄心头一窒,只见一念的双眼红芒一闪而逝,像是落入水面的星火,之前那诡异的血色竟全然不见,只剩下夜色般的深沉和幽邃。

  这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几如劫后重生,梁澄几乎要落下泪来,他抱住一念,紧张问道:“师兄,你觉得如何?”

  一念一醒来便感到体内身体的异样,头痛欲裂,经脉胀痛,只是更让他惊诧的是梁澄此刻狼狈的模样,墨发披散,唇角开了口子,尤见一抹血色,原本莹白光洁的身上尽是啃咬出的红痕和揉掐出来的青紫,触目惊心之极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一念抱住梁澄的手臂,忽地瞳孔一缩,眼眶激红,血丝渐渐浮现。

  梁澄顺着他的视线,看到下身红白交错的狼藉,又见一念眸色渐赤,顿时急道:“方才你走火入魔,师兄,你先看看内伤如何。”

  一念额角崩出一道青筋,他抬起手来,指尖不可遏制地微微抖动起来,轻轻伸向梁澄破裂的唇角,他知道自己魔心失控时是何等的残虐嗜血,刚被修漱心捉回庄子的时候,有次他为魔心所控,明明功力浅薄,竟也血洗整个别庄,那些身手非凡的护院无一生还,虽然脑中一片浑噩,未留一丝记忆,此刻他却后怕不已,他无法想象失去理智的自己竟然伤了梁澄,甚至,梁澄方才可能受尽折磨命悬一线,想到挚爱之人很可能死他手上,一念顿觉心脏一阵钝痛,甚至超过经脉的不适。

  梁澄原本原本丰润嫩红的嘴唇上结着血痂,啃咬的齿痕清晰可见,不提身上那些仿佛施虐的痕迹,更是惨不忍睹,一念想碰又不敢碰,右手悬在梁澄嘴边,颤声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声音嘶哑破碎,竟是语不成调。

  梁澄摇了摇头,握住一念的手按在脸侧,道:“不过些许外伤,看着严重,已经不疼了,师兄,你快看看魔心如何了?”

  一念也知道轻重缓急,他深吸一口气,明明胸腔完好,他却感到一阵尖锐的疼痛,不再多言,一念盘腿跏趺,结起手印,梁澄一错不错地紧盯着一念,生怕出了什么差错。

  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,就在梁澄心急似焚之时,一念忽然喷出一口血来,梁澄一骇,伸手扶住一念倒下的身体,只见那血居然黑红黑红的,不详之至。

  “师、师兄,你别吓我,你不要有事,师兄……”梁澄僵着身体不敢一丝妄动,生怕任何举动都会叫一念伤上加伤,他只能垂着头,眼睁睁地看着一念眉头紧皱,闭着眼睛,又吐出一口黑血来,梁澄吓得脸色苍白几近透明,他闭上眼,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决堤而出,吧嗒吧嗒,碎珠般落在一念脸上。

  “别哭……”就在梁澄心神欲裂之时,一只手忽然抚上他脸上的泪痕,他惊喜地睁开双眼,见一念神智犹在,喜道:“师兄,你没事!”

  一念轻笑,却马上咳了出来,梁澄顿时神色一紧,仿佛天随时就要塌下来的模样,一念心中一痛,道:“方才吐出的是淤血,魔心失控时,内力暴涨,累积经脉五脏,不过之后好好疗伤就能恢复,你别担心。”

  “那魔心呢?还会反噬吗?这回怎么突然就失控了?”

  “是我大意了,”一念眸色一沉,哑声道:“九转摩罗的境界被我压制太久,此前因为你的寒毒,暂缓我体内的内力,我便有所松懈,看来血舍利一事不能再拖了。”

  “我马上就去拿!”梁澄说着就要起身,被一念快手按住,“不急着一时,我还需一日用以调息,你先处理身上的伤口。”

  “真的没事吗?”梁澄尤有疑虑,他是真的怕一念再次失去控制。

  “没事,何况,我也怕自己,会再伤了你……”一念轻轻拥住梁澄,将脸埋入梁澄肩窝,低声道:“师弟,对不起……”

  有什么湿热的液体晕在他裸露肩膀上,梁澄心中一怔,涌起一股酸楚,他默默回抱一念,叹道:“这世上若有一人最不忍见我受伤难过,那便是师兄,所以师兄,你莫要自

章节目录